《独裁者手册》阅读笔记

Tag: 阅读笔记 社会科学 Posted on 2021-03-09 17:48:08 Edited on 2021-03-18 20:56:17 Views: 204

概述

阅读的版本为 Kindle 版本(删改版)。

由于阅读的前期没有做笔记,因此前面的章节的笔记有的是空的,这个只能等将来再补充了。

在本书中,作者认为统治者都是不可信任的,他们的目的仅在于满足自身的利益,主要是能够长久地统治下去的利益。 让人民生活富足不是他的目标,只是一种手段,当他没有必要讨好人民时,他就不可能积极主动地去讨好人民。

依据对领导人的影响力可分为三类人:

  1. 致胜联盟:至关重要。
  2. 实际选择人集团:有部分影响力。
  3. 名义选择人集团:只在名义上有“影响力”。

我感觉我对所谓的民主有了更深的理解:所谓的民主,只是意味着人民可以轻易地让统治者下台,仅此而已, 其不意味着人民一定生活富足,不意味着统治者所做的决策一定是对的。

反之同理,所谓的独裁,也不意味着人民一定生活艰苦,只是人民没有能力实际束缚住统治者, 如果统治者愿意改善人民生活,那还好;如果统治者不愿意,there is almost nothing you can do about it.

第一章:政治的法则

没有人能独自统治;没有人具有绝对权威。差别只在于有多少人需要豢养,又有多少资源能够拿出来进行豢养。

这里的所谓的“需要豢养”的人,即“致胜联盟”,亦即真正对统治者掌权关键的人。

古代的皇帝和现代的皇帝都是如此吗?我以前常常对古代的皇帝如何做到稳定控制一个帝国而好奇。 大部分人可能会认为是所谓的“天子的权威”,但是权威这种东西只对愚昧的人有效,聪明人是不会单纯地被这种东西所束缚的。

第二章:上台

他要取消官僚们享有的特供商店、上最好大学的特权以及广大苏联人民无权享受的其他各种好处。 当然这样的政见受到普通群众的欢迎,但群众在选择苏联领导人上没有发言权——官僚们有。

这里广大的人民不是所谓的致胜联盟,位高权重的官僚们才是。 因此对于一个理性的领导人,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其真的关心人民,优先级也必然在其致胜联盟之后。

第三章:掌权

这就是政治的本质教训:归根揭底,统治本身就是目标,而不是统治得当。

第四章:劫贫济富

第五章:获取与花费

即便再恶劣的独裁者也得为人民提供基础教育和基本医疗保健,这样人民才能工作以养肥独裁者。

尽管诸如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新闻自由这样至关重要的自由权利很便宜就能够提供, 独裁者们却视之为瘟疫,避之唯恐不及。毫无疑问,民主领导人也巴不得避开这些自由权利, 因为正是这些公共物品使得竞争对手组织起来推翻他们变得容易。

第六章:腐败使人有权 绝对的腐败绝对使人有权

政治生存的逻辑告诉我们,无论是掌管国家、企业还是哪个委员会的领导人,首先且最重要的目标是得到和保持权力。

首先,这一行为本身没什么坏的,理性的领导人肯定会这样做,不这样做的人迟早会被愿意这样做的人淘汰。

不管是什么组织,得到和保持权力的方式都是讨好致胜联盟。 当然,不同的组织其致胜联盟的规模不同,这将直接影响理性的领导人的决策。

必须强调的是,“即使是在民主制度下,私人回报同样存在,但其往往以扭曲的公共政策的形式出现,而非赤裸裸的贿赂与徇私舞弊”。

通过立法提高对腐败行为的惩戒可以有效的减少腐败吗?作者的回答是否。

当一个体制是围绕腐败而建立的,任何重要人物无论是领导人还是支持者,都被腐败污染。

提高法律惩处力度无非是领导人又多了一项惩戒他人的工具。

我对此的理解是,这种通过增大惩戒的方法,只能拍死苍蝇,动不了老虎。 对于可以左右法律的人,法律只能是他们的工具,不可能是他们的断头台。

那究竟要怎么做呢?作者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对付腐败的最佳方式就是改变深层诱因。随着联盟规模增大,腐败会逐渐消失。

只要公司老板们仍然仅对少数人负责,他们就会给那些少数关键支持者提供丰厚红利。 公众甚至股民也许对这样的丰厚红利很不满,但公众和无组织的股民们没办法罢免他们。

第七章:对外援助

理性的对外援助必然是援助方预计进行援助能得到的收益大于所需要的成本。

表明上看援助款大部分可能被被援助国的官员挪用,援助达不到效果, 实际上外国的决策者根本不会去关心这些与其无关的人的死活,利益交换罢了。

穷国有什么好交换的?作者给了一些例子:

  1. 换取其政治立场,例如美国在冷战未结束时对利比里亚的援助。
  2. 达到某种目的,例如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让其对其境内的塔利班势力进行清剿。

而且援助本身也常常附加条款。

把援助用来换取政策妥协,在目的性和数量上远远超过用于减轻贫困和缓解苦难。

这里也再次提到民主体制下的一个弊端:

民主领导人奉行人民想要的政策。由于他们必须经受当选和连任的考验,他们很没有耐心。 他们只有很短的投资期。对他们来说,“长期”指的就是下一次选举,而不是国家在接下来 20 年的表现。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独裁国家就会实际上做的更好。

尽管某些人嘴上充满了理想主义的说辞,实际上我们多数人想要便宜的汽油甚于西非或中东的真正改变。

第八章:反叛中的人民

什么时候人民会起身反抗政府?作者认为“当人们认为未来继续在这个政府统治下的生活仍将足够糟糕, 值得他们付出革命的代价”时,人民便会反抗独裁统治。

如果一个政权非常擅于说服人民越雷池一步意味着极其悲惨的后果甚至死亡,反叛就不太可能发生。

领导人不会顺从人民的意愿,除非人民有能力迫使他们。

面对初生的革命的威胁,领导人预期的军队效忠程度是影响他采取何种对策的重大决定因素之一。 领导人明白,作为孤立的个人,人民对政府产生不了威胁。这正是政府领导人不愿意放任人民自由集会形成组织的原因。 一旦人民大规模走上街头,领导人想要生存的话当然需要有非常忠诚的支持者为他干镇压人民的脏活。

近代以来不少重大政治历史事件,从法国大革命到苏联及其卫星国的崩溃,都缘于政权的核心支持者不愿在关键时刻镇压人民。

在上述每一个案例中,联盟的支持在关键时刻消失了,因为此时领导人再也无力承诺支持者干脏活能得到充分报答。

原因有:

  1. 缺钱回报支持者。
  2. 政权即将换代,比如因为旧领导人即将病死。

实际上,对支持者进行洗脑,以及对反抗的人民污名化,应该也是可行的,不一定需要钱来促使这些支持者干清理人民的脏活。

革命运动也会看上去是自发的,但我们应该明白,它们的方式是因为有足够的人民相信他们有了现实的成功机会。

必须注意的是,同样是抗议,在民主国家和独裁国家的成本完全是天上地下,前者可能稀疏平常,后者可能也“看上去不常发生”, 一是因为政府肯定会封锁信息,二是代价确实太高了。只要生活还算过得下去,没有人会以死相搏。

导致人民反抗的因素相对不那么复杂。领导人通过提供公共物品、为提高人民的福利付出多少,决定了人民是否反抗。 自由度水平决定了人民是否依照这些愿望走上街头。

然而,尽管全球很多国家中这两个因素都很突出,抗议活动还是比较罕见。它们需要导火索。

近日(2021 年 3 月 10 日)缅甸发生的事情就是例证,导火索就是军政府发动政变。

为什么需要导火索呢?我目前对此的理解是,考虑到导火索常常是可以极大地调动人民情绪的事件,在这种情况下, 人民不再理性,情绪加持下,就会做出一些冒险的举动(非理性行为)。

独裁者要怎么办呢?我的想法是,首先要消极处理,不要再出什么可能调动情绪的事件, 随着时间的流逝,情绪自然会逐渐消退。当人们看不到改变的希望,又没有了情绪的鼓动,自然就回归理性,老老实实当韭菜。

一次大规模的自然灾害、一次未曾预料到的权利更迭危机,或者一次将独裁国家推向崩溃破产边缘的全球性经济危机, 同样会向抗议者发出战斗号角。

在民主国家,因自然灾害引起的死亡会引发抗议以及导致领导人下台。

应对新冠不力,川普下台,貌似也印证了这一点。

当然,必须指出,民主并不意味着领导人一定会干的很好,只是当他干的不好时,人民可以轻易地让他滚蛋。

政府原本想阻止游行但被法院否决。独立的司法立体不仅鼓励创业精神,还保护人民的公民权利。

我们必须重申先前说过的观点。对独裁者来说,金融危机就是政治危机。

第九章:战争,和平与世界秩序

该章节花了很大篇幅讲述美国对其他国家的侵略。所谓的帮助他国民主化当然是扯淡,争取国家利益才是真正的原因。

民主领导人宣称渴望推广民主。实际情况是,民主化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为什么民主化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因为民主化将导致对方政府对其人民负责,不再能被轻易控制。

为什么在联邦德国,日本,韩国能成功推行民主?无非是因为旁边有一个强大的共产主义邻居需要对抗。

第十章:怎么办?

一个人做任何事情总有两个理由:一个好的理由和一个真正的理由。——约翰·皮尔庞特·摩根

对于国家也是如此,舆论压力下,总是要找一个看上去不错的借口,来骗过愚昧的人。

改善一个群体的生活通常意味着至少有一个他人的境遇会恶化。

人们总能找到某种原则性的说辞去为任何立场特别是自己的利益进行辩护。

既然任何事情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那我们究竟要如何看待?我目前的看法是,这取决于我们的个人利益, 当这个事情与我们的个人利益没什么关系时,你想怎么看待就怎么看待,嘴上谈什么主义都行;有关系时自然要以个人利益为主。 当然,这里针对的是理性的个体。

经济成功会延迟民主化的到来,但最终而言不能取代它。

我对此的理解是,随着经济的繁荣,越来越多的人民必然会觉醒,必然会有更多的要求, 统治者也越来越不能随意镇压,所以成本降低而动力增加,当到达临界点以及有某个导火索时,一切将自然而然?

(Over)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本文源站链接:https://iamazing.cn/